中国的千禧一代有个计划:努力工作,提早退休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Thea Tang在隔离中度过了整个春天,并制定了新的生活目标。目标清单简短而具体:赚到200万元(合28万美元),拥有两套全款购置的房屋,在35岁之前退休。

Thea Tang今年27岁,住在中国南部的城市广州,多年来一直在考虑放弃工作。自2014年毕业以来,她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竞争激烈的房地产行业工作,这一职业收入可观,但也带来了无情的压力和疯狂的工作时长。

Tang告诉第六声,“我的工作时间是‘996’,甚至是‘007’,但我知道我并不想这样。”“996”和“007”指的是许多中国公司提倡的紧张工作时间表——每周工作6天,从上午9点至晚上9点,或24/7全天候工作。

但是这次大流行病更加坚定了Tang的决心,使她有了新的紧迫感和清晰感。在她的雇主(一家马来西亚房地产开发商)于4月份开始裁员之后,她发现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Tang说:“疫情给人们带来了很多变化。我意识到我必须为自己的未来制定计划。人们必须为下一场类似的危机做准备。”

八年内退休听起来很雄心勃勃,但Tang相信她可以通过大幅削减开支来实现这一目标。她坦承自己是购物狂,以前每个月在买衣服上花费2000元,但现在计划将其降为零。

Tang说:“我数了数衣柜里三分之一的衣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太多了,可以一个月不重样,这很吓人。”

同时,拒绝外出就餐或是点外卖,也不再购买新电器,除非旧电器完全坏掉。总体而言,Tang的目标是每月攒下工资的75%,使她能够迅速积累大量现金并依靠利息生活。

她说:“以4%的利率,我每年将获得8万元的利息。我不能保证它可以支撑我的整个退休阶段,但是起码我不必担心钱或做我不喜欢的工作。”

这可能是西方人熟悉的一种方式:倡导FIRE的中国人越来越多,Tang便是其中之一——这种激进的个人理财策略由线上大师制定,如加拿大出生的博主Peter Adeney,以Mr. Money Mustache闻名。

FIRE代表“财务独立,提早退休”,这个概念源于Vicki Robin和Joe Dominguez1992年出版的美国畅销书《富足人生》(Your Money or Your Life)。该书敦促读者重新考虑他们与工作和金钱的关系,认为减少花费以减少工作量有助于维持人的“生命能量”。

如今,FIRE爱好者旨在通过极端节俭的策略积累足够的资产,依靠被动收入为生,从而使他们能够提前几十年退休。近年来,该运动在西方越来越受欢迎,据报道,FIRE影响者Adeney在2018年通过他的网站赚了40多万美元。

现在,中国似乎也掀起了FIRE之风。2018年,一小群互联网用户开始翻译有关该运动的英文媒体文章,并将其上传到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在看到知乎上的帖子之后,Tang在同年首次听说了FIRE。

这次大流行病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就像导致西方千禧一代对FIRE的兴趣激增的2008年金融危机一样,当前的经济颓势正在促使许多中国年轻人重新考虑他们的消费习惯,接受另一种生活方式。

Tang表示:“在大流行病之前,人们一直在谈论消费。现在,他们说消费主义是一个陷阱。”

最近几个月出现了几个新的在线FIRE社区,社交平台“豆瓣”上的一个小组在短短几周内吸引了8,000多名成员。成员们使用日志分享他们的财务目标,并交换Mr. Money Mustache的理财贴士和见解。

在某些方面,FIRE似乎是中国日益发展的反主流文化的自然延伸。在中国,80%的员工表示感到过度劳累,年轻人对不合理的工作时间的反抗情绪越发强烈。

许多中国城市居民迁往偏僻的西南地区寻求更悠闲的波西米亚风情,逃避竞争。像大理这样的城市变得非常受欢迎,已经从沉寂的落后地区变成了高档的度假胜地。

杭州的个人理财博主Riesling Li告诉第六声,FIRE对中国的科技工作者特别有吸引力,因为他们的薪水很高,但工作时间安排很紧张。

Li说:“FIRE运动是‘996’和社畜文化产生的副作用。”“996”和社畜文化指的是在中国和日本普遍存在的过劳文化。“年轻人认为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积累金钱……以维持自己未来的生活。”

对于Wang Siying来说,提前退休就是为了尽早享受生活。这个37岁的上海人去年被诊断出患有高血压,这促使她全心全意地接受并践行FIRE。她告诉第六声,她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像母亲那样,在50多岁的时候就中风了。

Wang说:“我不想失去自己的身体自由。宁愿早点退休,为自己留些时间。……生活本身就是一种体验。我不想把时间全都用来上班下班。”

Wang在上海和杭州拥有一家餐厅、一家咖啡店、一家旅馆和一家布料店。她说,大流行病对她的企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这让她更加致力于践行FIRE。

她说:“我的几项业务都被切断了,这迫使我下定决心早点退休。否则,我可能永远都脱不了身了。”

Wang说,她的目标是到40岁时积攒价值200万元的投资组合,这可以使工作成为她今后生活中可有可无的“选项”。

但是随着FIRE运动在中国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一些人担心,提早退休的人正面临越来越大的财务风险。

在西方,FIRE怀疑论者长期以来一直坚持“4%规则”(即从业者需要在退休前积累相当于25倍年支出的储蓄)是一个有缺陷的概念,特别是对于千禧一代,因为他们可能在放弃工作后再活50年。

然而,中国的社会安全网很基础、市场动荡、生活成本增速过快,践行FIRE生活方式很有风险。金融博主Li表示:“生场大病就可能会使你的储蓄减少一半。所以该计划远非完美。”

关于FIRE的争论使Li的家人们意见不合。她的丈夫在一家中国大型科技公司工作,希望尽快储蓄并退休。但是29岁的Li则认为,仅靠被动收入生活是不可能的。她指出,近年来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在上升,而利率却在下降。而且,这对夫妻将来可能会生孩子,现在还正在偿还杭州的房屋抵押贷款。

Li说,他们夫妻已经同意妥协。在两年之内,他们要把杭州的房子卖掉,然后搬到西南城市成都,那里的房价和生活成本较低。这将减轻他们夫妇的财务压力,不过Li表示她目前仍然计划继续工作。

但是房地产工作者Tang正在坚定实施她的计划。她说,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她没有买任何新衣服,甚至在最近的“618”购物节期间也没有。

Tang说,这笔储蓄将用于马来西亚的一套房子(那里的房地产价格比中国最大城市低五倍),以及在她家乡云南省的另一套房子。最终实现FIRE后,她计划攻读硕士学位、学习钢琴或开工艺品店。

Tang说,“如果你有这个愿望,就必须像计划一样执行它。否则,你将无法实现目标。”

企业主Wang也在努力奋斗,表示不会让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之类的问题削弱她对FIRE的热情。

Wang说,“担心是无济于事的,我就像是可以在任何地方发芽的野草种子。如果我遇到麻烦,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就是重新恢复工作。”

本文作者:Li You,记者,第六声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Sixth Tone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 (CC BY-NC-ND 4.0)

翻译:张丽莉;编辑:王思雨

The post 中国的千禧一代有个计划:努力工作,提早退休 first appeared on 全球新知.

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