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中国

联合国批准首个获得一致通过的童工条约

联合国批准首个获得一致通过的童工条约

星期二,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ILO)的所有成员国在这个国际论坛上签署了一项国际条约,该条约呼吁加强保护儿童不受性剥削、强迫劳动和武装冲突的侵害。

Hine, Lewis Wickes, photographer. One of the small boys in J.S. Farrand Packing Co. and a heavy load. J.W. Magruder, witness. Location: Baltimore, Maryland. July. Photograph. Retrieved from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太平洋岛国汤加(Tonga)于本周批准了这个条约,这使得该条约成为首个得到187个成员国签署的联合国劳工条约。批准生效的条约对所有签约国政府都有法律约束力。

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盖伊·莱德 (Guy Ryder) 说: “普遍的批准……是历史性的首次,意味着所有儿童现在都获得了针对最恶劣形式的童工的法律保护。”

“这反映了一个国际承诺,即最恶劣的童工形式,例如奴役,性剥削,在武装冲突或其他非法或危险的工作中使用儿童的做法……在我们的社会中没有任何立足之地,” …

Continue reading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 胡适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 胡适

 本報(《每週評論》)第二十八號裡,我曾說過:

 「現在輿論界大危險,就是偏向紙上的學說,不去實地考察中國今日的社會需要究竟是什麼東西。那些提倡尊孔祀天的人,固然是不懂得現時社會的需要。那些迷信軍國民主義或無政府主義的人,就可算是懂得現時社會的需要麽?

  要知道輿論家的第一天職,就是細心考察社會的實在情形。一切學理,一切『主義』,都是這種考察的工具。有了學理作參考材料,便可使我們容易懂得所考察的情形,容易明白某種情形有什麼意義,應該用什麼救濟的方法。」

  我這種議論,有許多人一定不願意聽。但是前幾天北京《公言報》、《新民國報》、《新民報》(皆安福部的報),和日本文的《新支那報》,都極力恭維安福部首領王揖唐主張民生主義的演說,並且恭維安福部設立「民生主義的研究會」的辦法。有許多人自然嘲笑這種假充時髦的行為。但是我看了這種消息,發生一種感想。這種感想是:「安福部也來高談民生主義了,這不夠給我們這班新輿論家一個教訓嗎?」什麼教訓呢?這可分三層說:

  第一,空談好聽的「主義」,是極容易的事,是阿貓阿狗都能做的事,是鸚鵡和留聲機器都能做的事。

  第二,空談外來進口的「主義」,是沒有什麼用處的。一切主義都是某時某地的有心人,對於那時那地的社會需要的救濟方法。我們不去實地研究我們現在的社會需要,單會高談某某主義,好比醫生單記得許多湯頭歌訣,不去研究病人的癥候,如何能有用呢?

  第三,偏向紙上的「主義」,是很危險的。這種口頭禪很容易被無恥政客利用來做種種害人的事。歐洲政客和資本家利用國家主義的流毒,都是人所共知的。現在中國的政客,又要利用某種某種主義來欺人了。羅蘭夫人說「自由自由,天下多少罪惡,都是藉你的名做出的!」一切好聽的主義,都有這種危險。

  這三條合起來看,可以看出「主義」的性質。凡「主義」都是應時勢而起的。某種社會,到了某時代,受了某種的影響,呈現某種不滿意的現狀。於是有一些有心人,觀察這種現象,想出某種救濟的法子。這是「主義」的原起。主義初起時,大都是一種救時的具體主張。後來這種主張傳播出去,傳播的人要圖簡便,便用一兩個字來代表這種具體的主張,所以叫他做「某某主義」。主張成了主義,便由具體的計劃,變成一個抽象的名詞。 「主義」的弱點和危險就在這裡。因為世間沒有一個抽象名詞能把某人某派的具體主張都包括在裡面。比如「社會主義」一個名詞,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和王揖唐的社會主義不同;你的社會主義,和我的社會主義不同:決不是這一個抽象名詞所能包括。你談你的社會主義,我談我的社會主義,王揖唐又談他的社會主義,同用一個名詞,中間也許隔開七八個世紀,也許隔開兩三萬里路,然而你和我和王揖唐都可自稱社會主義家,都可用這一個抽象名詞來騙人。這不是「主義」的大缺點和大危險嗎?

  我再舉現在人人嘴裡掛著的「過激主義」做一個例:現在中國有幾個人知道這一個名詞做何意義?但是大家都痛恨痛罵「過激主義」,內務部下令嚴防「過激主義」,曹錕也行文嚴禁「過激主義」,盧永祥也出示查禁「過激主義」。前兩個月,北京有幾個老官僚在酒席上嘆氣,說,「不好了,過激派到了中國了。」前兩天有一個小官僚,看見我寫的一把扇子,大詫異道, 「這不是過激黨胡適嗎?」哈哈,這就是「主義」的用處!

  我因為深覺得高談主義的危險,所以我現在奉勸新輿論界的同志道:「請你們多提出一些問題,少談一些紙上的主義。」

  更進一步說:「請你們多多研究這個問題如何解決,那個問題如何解決,不要高談這種主義如何新奇,那種主義如何奧妙。」

  現在中國應該趕緊解決的問題,真多得很。從人力車夫的生計問題,到大總統的權限問題;從賣淫問題到賣官賣國問題:從解散安福部問題到加入國際聯盟問題;從女子解放問題到男子解放問題;……那一個不是火燒眉毛緊急問題?

  我們不去研究人力車夫的生計,卻去高談社會主義;不去研究女子如何解放,家庭制度如何救正,卻去高談公妻主義和自由戀愛;不去研究安福部如何解散,不去研究南北問題如何解決,卻去高談無政府主義;我們還要得意揚揚誇口道,我們所談的是根本「解決」。老實說罷,這是自欺欺人的夢話,這是中國思想界破產的鐵證,這是中國社會改良的死刑宣告!

  為什麼談主義的人那麼多,為什麼研究問題的人那麼少呢?這都由於一個懶字。懶的定義是避難就易。研究問題是極困難的事,高談主義是極容易的事。比如研究安福部如何解散,研究南北和議如何解決,這都是要費工夫,挖心血,收集材料,徵求意見,考察情形,還要冒險吃苦,方才可以得一種解決的意見。又沒有成例可援,又沒有黃梨洲、柏拉圖的話可引,又沒有《大英百科全書》可查,全憑研究考察的工夫:這豈不是難事嗎?高談「無政府主義」便不同了。買一兩本實社《自由錄》,看一兩本西文無政府主義的小冊子,再翻一翻《大英百科全書》,便可以高談無忌了:這豈不是極容易的事嗎?

  高談主義,不研究問題的人,只是畏難求易,只是懶。

  凡是有價值的思想,都是從這個那個具體的問題下手的。先研究了問題的種種方面的種種的事實,看看究竟病在何處,這是思想的第一步工夫。然後根據於一生經驗學問,提出種種解決的方法,提出種種醫病的丹方,這是思想的第二步工夫。然後用一生的經驗學問,加上想像的能力,推想每一種假定的解決法,該有什麼樣的效果,推想這種效果是否真能解決眼前這個困難問題。推想的結果,揀定一種假定的解決,認為我的主張,這是思想的第三步工夫。凡是有價值的主張,都是先經過這三步工夫來的。不如此,不算輿論家,只可算是抄書手。

  讀者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並不是勸人不研究一切學說和一切「主義」。學理是我們研究問題的一種工具。沒有學理做工具,就如同王陽明對著竹子痴坐,妄想「格物」,那是做不到的事。種種學說和主義,我們都應該研究。有了許多學理做材料,見了具體的問題,方才能尋出一個解決的方法。但是我希望中國的輿論家,把一切「主義」擺在腦背後,做參考資料,不要掛在嘴上做招牌,不要叫一知半解的人拾了這些半生不熟的主義去做口頭禪。

  「主義」的大危險,就是能使人心滿意足,自以為尋著包醫百病的「根本解決」,從此用不著費心力去研究這個那個具體問題的解決法了。

民國八年七月

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

Continue reading
美国农业官员警告: 勿擅自种植来自中国的可疑种子

美国农业官员警告: 勿擅自种植来自中国的可疑种子

最近,美国多个州的许多居民相继收到来自中国的可疑种子包裹。各州农业部门官员警告说,入侵物种会破坏农业、环境和生态安全;收到者应该及时上交处理,且不要擅自种植这些种子。

在近期的两个星期里,维吉尼亚、犹他、路易斯安那和德克萨斯等州的一些居民相继报告,他们在住宅和邮箱里收到了可疑的种子包裹。这些居民都没有邮购过任何种子,而这些包裹的标签上多半注明是耳环、首饰等物品。包裹标签上印有中文字样,甚至有的还带有“中国邮政”字样,疑似包裹可能来自中国。

目前已经有数十个州政府的农业部门向民众发出了警示:切不可种植这些种子!各州居民收到的种子形形色色,农业部门官员表示,目前尚不能明确知道这些都是什么植物的种子。

美国首都华盛顿近郊的维吉尼亚州是最早有居民收到可疑种子的州之一。维吉尼亚州农业和消费者服务局日前发表声明说:“一些维州居民收到了未曾邮购的包裹,里面装着似乎来自中国的种子。”

维吉尼亚州农业和消费者服务局发言人迈克尔·华莱士 (Michael Wallace) 对美国之音说,这些不明来源的种子不知是何种植物的种子,“有可能是某些入侵性植物物种”。

华莱士说:“入侵性物种会破坏环境,取代或者破坏本土植物、昆虫,并且会严重地破坏作物。采取措施防止外来物种入侵,是减少入侵性物种侵扰风险,以及控制和减轻这些侵扰成本最有效的方法。”

大卫·米勒(David Miller)是美国中西部爱奥华州的大豆种植者。这位经验丰富的豆农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您收到这样的种子,认为它们是未经授权的来源或者尚未通关,正确的做法是,联系当地的美国农业部区域办事处或当地的动植物安全和害虫控制官员。把种子给他们,让他们去处理。”

Credit: USDA Animal and Plant Heath Inspection Service
03BRS0001_0217
Credit: USDA Animal and Plant Heath Inspection Service

维吉尼亚州农业和消费者服务局官员华莱士对 Voice of America 说:“任何人收到自己没有订购的种子,不应该打开包裹或者径自种植,应立即联系居住地的州农业部门,并且报告所收到的任何未订购种子。”

德克萨斯州也有居民收到了类似的可疑种子包裹。该州的农业专员西德·米勒(Sid Miller)“敦促人们认真对待这件事”。他日前发表声明说:“入侵性植物物种可能听起来并不具有威胁性,但这些小入侵者可能会摧毁德克萨斯州的农业。”

爱奥华州豆农米勒对美国之音表示,如果这些种子不是你所订购,而是不期而至的,这是让人担心的。他说: “你不知道这些种子是什么植物的种子、从什么人那里来的,你也不知道这些种子是否含有或携带种子疾病。像是昆虫等各种各样的东西都可能随之而来…所以农民必须认真对待这件事。”

维州农业和消费者服务局官员华莱士告诉美国之音,维吉尼亚州的《种子法》对农业种子的销售进行规范和管理,“因此本州的农民没有理由担心他们所购买的种子”。然而这些来历不明的种子并没有经过美国有关部门的检查。

爱奥华州豆农米勒是从“脸书”上看到了可疑种子包裹的报道,自己并没有收到过这样的包裹。“我从当地经销商那里拿种子,所以我不用担心!” 他说。

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农林厅也接到该州圣罗斯(St. …

Continue reading
论不满现状 朱自清散文

论不满现状 朱自清散文

那一个时代事实上总有许许多多不满现状的人。现代以前,这些人怎样对付他们的“不 满”呢?在老百姓是怨命,怨世道,怨年头。年头就是时代,世道由于气数,都是机械的必 然;主要的还是命,自己的命不好,才生在这个世道里,这个年头上,怪谁呢!命也是机械 的必然。这可以说是“怨天”,是一种定命论。命定了吃苦头,只好吃苦头,不吃也得吃。 读书人固然也怨命,可是强调那“时世日非”“人心不古”的慨叹,好像“人心不古”才 “时世日非”的。这可以说是“怨天”而兼“尤人”,主要的是“尤人”。人心为什么会不 古呢?原故是不行仁政,不施德教,也就是贤者不在位,统治者不好。这是一种唯心的人治 论。可是贤者为什么不在位呢?人们也只会说“天实为之!”这就又归到定命论了。可是读 书人比老百姓强,他们可以做隐士,啸傲山林,让老百姓养着;固然没有富贵荣华,却不至 于吃着老百姓吃的那些苦头。做隐士可以说是不和统治者合作,也可以说是扔下不管。所谓 “穷则独善其身”,一般就是这个意思。既然“独善其身”,自然就管不着别人死活和天下 兴亡了。于是老百姓不满现状而忍下去,读书人不满现状而避开去,结局是维持现状,让统 治者稳坐江山。

但是读书人也要“达则兼善天下”。从前时代这种“达”就是“得君行道”;真能得君 行道,当然要多多少少改变那自己不满别人也不满的现状。可是所谓别人,还是些读书人; 改变现状要以增加他们的利益为主,老百姓只能沾些光,甚至于只担个名儿。若是太多照顾 到老百姓,分了读书人的利益,读书人会得更加不满,起来阻挠改变现状;他们这时候是宁 可维持现状的。宋朝王安石变法,引起了大反动,就是个显明的例子。有些读书人虽然不能 得君行道,可是一辈子憧憬着有这么一天。到了既穷且老,眼看着不会有这么一天了,他们 也要著书立说,希望后世还可以有那么一天,行他们的道,改变改变那不满人意的现状。但 是后世太渺茫了,自然还是自己来办的好,那怕只改变一点儿,甚至于只改变自己的地位, 也是好的。况且能够著书立说的究竟不太多;著书立说诚然渺茫,还是一条出路,连这个也 不能,那一腔子不满向哪儿发泄呢!于是乎有了失志之士或失意之士。这种读书人往往不择 手段,只求达到目的。政府不用他们,他们就去依附权门,依附地方政权,依附割据政权, 甚至于和反叛政府的人合作;极端的甚至于甘心去做汉奸,像刘豫、张邦昌那些人。这种失 意的人往往只看到自己或自己的一群的富贵荣华,没有原则,只求改变,甚至于只求破坏他 们好在混水里捞鱼。这种人往往少有才,挑拨离间,诡计多端,可是得依附某种权力,才能 发生作用;他们只能做俗话说的“军师”。统治者却又讨厌又怕这种人,他们是捣乱鬼!但 是可能成为这种人的似乎越来越多,又杀不尽,于是只好给些闲差,给些干薪,来绥靖他 们,吊着他们的口味。这叫做“养士”,为的正是维持现状,稳坐江山。

然而老百姓的忍耐性,这里面包括韧性和惰性,虽然很大,却也有个限度。“狗急跳 墙”,何况是人!到了现状坏到怎么吃苦还是活不下去的时候,人心浮动,也就是情绪高 涨,老百姓本能的不顾一切的起来了,他们要打破现状。他们不知道怎样改变现状,可是一 股子劲先打破了它再说,想着打破了总有希望些。这种局势,规模小的叫“民变”,大的就 是“造反”。农民是主力,他们有他们自己的领导人。在历史上这种“民变”或“造反”并 不少,但是大部分都给暂时的压下去了,统治阶级的史官往往只轻描淡写的带几句,甚至于 削去不书,所以看来好像天下常常太平似的。然而汉明两代都是农民打出来的天下,老百姓 的力量其实是不可轻视的。不过汉明两代虽然是老百姓自己打出来的,结局却依然是一家一 姓稳坐江山;而这家人坐了江山,早就失掉了农民的面目,倒去跟读书人一鼻孔出气。老百 姓出了一番力,所得的似乎不多。是打破了现状,可又复原了现状,改变是很少的。至于权 …

Continue reading

众专家看德国经济:第二季度衰退或史无前例

据德国联邦统计局周五(5月15日)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德国国内生产总值比上一季度下降了2.2%。经济学家们预计,第二季度,德国经济滑坡会更猛。

(德国之声中文网)”即使从现在开始逐渐恢复生产,但是因3月和4月份生产中断,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也会出现负增长”,德国商业银行的经济学家克莱默(Jörg Krämer)说。”我们预计,与第一季度相比,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11.5%。这一降幅将比金融危机时期的2009年第一季度高两倍多。”

自4月初以来,德国新冠病毒的新增感染案例持续下降。从最初的连续7日每日平均感染人数5500减少到目前的平均每日800人。这位经济专家表示,政府应该继续放松疫情管制措施,充分利用这一经济发展空间,例如开放边界和放宽对零售商的限制就很重要。

德国经济研究所的米歇尔森(Claus Michelsen)认为:”德国正面临战后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因为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出现比第一季度2.2%减幅更大的下跌。这样的经济衰退史无前例。疫情管制措施导致世界经济大规模陷于瘫痪。”

此外,不确定性持续困扰着家庭和企业,导致德国的出口强项–机械设备和汽车需求将大幅度下降。米歇尔森说:”我们必须做好国外需求不会很快恢复的思想准备,因此拉动内需更为重要。为了避免出现更大的损失,有必要制定一个更强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LAMPE银行的克鲁格(Alexander Krüger)表示:”建设投资和政府的消费使得德国经济相比其它国家仅出现有限下滑。由于采取了财政援助措施,德国经济将逐渐复苏。目前对疫情防护措施的放松也将进一步促进经济的复苏。但是只有在下个季度经济增长才有可能取得突破。重要的前提条件是必须避免出现第二轮感染浪潮。美国最近的对华制裁威胁是遏制全球经济复苏的一个新的障碍。”

巴符州的银行分析师尼克拉什(Jens-Oliver Niklasch)说:”现在我们通过官方数据已经知道限制措施导致的代价:国内生产总值每周下降大约1%至2%。当然这也包括受邻国和远东地区影响的因素。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下滑至谷底,我们预计负增长率可能达到8%至10%,前提是6月份将能够弥补部分损失。然而无论如何评估,这都是一场经济灾难和人间悲剧。我们必须共同努力避免情况进一步恶化。”

信贷银行的许尔勒(Andreas Scheuerle)说:”虽然损失不大,但是还会有更大的损失等待着我们。相比其它欧洲国家我们的损失还算是轻的。由于第一季度的良好开端以及直到3月中才开始实施限制措施,因此经济产值比上一季度仅下降了2.2%。”

VP银行的吉策尔(Thomas Gitzel)表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虽然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但相对来说德国的情况还算是好的。不过这并不能成为自我安慰的理由。德国经济还会出现更糟糕的状况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就受到更严重的影响。经济数据如此大幅度下滑,确实有些世界末日来临的气氛。一方面是放宽限制,另一方面是需求下降。企业和家庭都有很强的不确定感。对局势的走向只能猜测。”

李京慧/乐然 (路透社)

 …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监警会出台调查报告

在推迟4个月之后,有关香港警察在返送中的执法过程中是否违法的问题,香港警监会周五出台了一份调查报告。有评论说,这个报告是在为警方辩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监警会周五(5月15日)公布了警察处理反送中抗议活动的报告。德新社认为,这份期待已久的”寻找事实”的报告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为警员开脱。本来这份报告计划于今年1月公布。

香港监警会的全称为”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IPCC),是一个专门监控警察的机构。该机构在周五推出的调查报告中指出,监警会对反送中抗议活动做了专门审视,警方在6、7和8月这些局势紧张的月份里,处理某些事件的手法”有改善空间”,建议检讨对警员的某些培训,尤其针对情报监控以及突发事件的评估和处理方面。报告还提出,应对处理公众活动的警员定期进行资格认证。报告总体上肯定了警方的措施,认为警员面对的是类似城市游击战式的攻击行动,其破坏力强,充满暴力,已近乎恐怖主义。

该报告的调查员追踪了6个事件,包括”元朗事件”、冲击立法会、7.21等事件。去年7月21日午夜前,元朗车站出现数十手持棍棒的白衣人,他们对示威者以及当地平民实施了无差别攻击,造成数十人受伤。报告批评元朗事件中,警方在报警后40分钟才赶到现场,但结论是警方的”指挥结构”有问题,而不是与白衣暴徒沆瀣一气。

报告一共提出了52条改进建议,但否认香港警署存在制度性问题。它的结论是,”从本次审视所收集的事实可见,警方在过去多月处理示威活动时使用武力,是为应对示威者的非法行动,以及遭暴力示威袭击时保护自己及他人。”

香港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对德新社表示,”我坚信,作为暴力机关,香港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是遵守法律的,当然很多措施不够完美。” 早在去年8月梁定邦就说过港警执法”不完美、可接受、要改善”的话。

至于这份报告的可信度,人们会记起去年12月撰写报告期间,该会5名外国专家集体请辞,其中一位专家公开抨击监警会缺乏独立调查的能力,难以满足香港人民的期待。该会的成员全部由香港特首委任。

自从去年6月香港爆发反修订引渡条例的抗议活动以来,已有大约8300人被捕,超过1600人以私藏武器、参与骚乱、破坏公共秩序等罪名被起诉。周五第一桩与反送中有关的法庭判决出炉,22岁的当事者因参与冲击立法会被判4年有期徒刑。…

Continue reading

香港考题涉日本侵华史 官方轰伤害民族感情惹争议

近日香港高考一道历史题,引爆严重的中港矛盾及官民对抗。官方批评“伤害民族感情”促取消考题,民间则指此举损害教育专业自主,更有学者形容是文革2.0。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四(14日)开考的香港中学文凭试(DSE)历史科有一道这样的必答题,要求考生根据参考资料作答:“‘1900-45年间,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你是否同意此说?”

当中涉及的1900至1945年间,正好是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及其后全面侵华的时期,引起亲北京的建制派阵营和港府官员注意,连中国外交部也介入。

港府促取消试题

事件一天内火速发酵,《明报》及《香港01》报导,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周五(15日)举行记者会,要求负责举办考试的考评局取消该试题,属史无前例之举。他多次批评试题设计偏颇,严重伤害在日本侵华战争造成大量丧生的国民感情与尊严,对此深感遗憾,更明言题目没有讨论空间,“答案只有弊,不会有任何利”。他指教育局下周一(18日)会派员到考评局调查出题机制。

有记者追问,考生除援引资料外,也可引述历史知识作答。教育局首席助理秘书长陈碧华回应称,题目提供资料选材已有倾向性,“读历史要严肃,有敬意态度,有些历史事件不可以开放讨论”,又强调不少学者已有共识,这条题目应教学生国民感情丶民族归属感,以及中日关系方面的合作丶冲突。

事件震惊香港全港各界,有香港网民指取消题目对考生不公平,又质疑类似题目几十年来都很常见,这次是“学术问题政治化”。有网民指出,题目是问1900至45年,“又不是问‘日本侵华是利多于弊’”丶“难道抗日战争打了45年?”。也有人反问“还有什麽科目不会伤害中共和中国民族感情”,认为如果连历史讨论也不准,“怪不得香港教育越趋堕落,学术自由已死”。

学者:文革2.0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强烈谴责当局做法,批评是对教育专业的再次严重践踏。《苹果日报》也引述教育界立法会议员叶建源形容,教育局打击考评局的专业性,以后学者或资深教师受邀出试题时却步。他又指,试题要求考生论证,除了提供的资料也要运用自身历史知识,学生可以回答“弊多于利”,但当局只将问题无限放大,政治意图凌驾了教育。

国际关系学者沈旭晖在社交媒体形容,文革2.0来到香港,由批判历史教育掀起序幕,鸦片战争丶中日历史关系忽然变成“敏感议题”,会因为伤害民族感情被上岗上线批斗,如同文革1.0姚文元批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掀起序幕。

引用3篇史料

香港中学文凭试相当于“高考”,除了中丶英丶数和通识4个科目,包括历史在内的其他科目都是选修科。负责出题的考评局是财政独立的法定机构,其中历史科的审题委员会包括大学教授和学科专家。

涉事考题为历史考卷常见的开放式题型,目的是考核学生选用及组织史料的能力。当中的参考资料包括1905年日本法政大学校长的一篇文章,1912年黄兴写给日本政客信函,以及1912年日本三井财阀借款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条款。亲北京阵营认为,当中2篇资料倾向日本立场。

中学教师:99%会答弊多于利

然而,今年参与改卷丶中学历史科教师Patriack Wong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有关题型非常普遍,某某历史事件“利多于弊,你同意吗?”也是一贯问法,不理解为何会被大做文章。他指出,历史科训练学生分析史料的效用与限制(usefulness and limitations),“给数段片面的参考资料,就是为了给学生评论资料的用处和问题”。

他表示,题目涉及年份为1900至45年,当中1900至20年日本有很多经济投资在中国,中国人也学习了日本的宪制改革并出现留学潮,其后发生日本侵华丶抗日战争的伤痛,“的确正反两面都有,局长说只有弊丶没有利是公然无视史实,毫不专业”。

他续分析,虽然涉事题目提供了较正面的资料,但回答“利多于弊”其实相当困难,因为史料并不足够,“大家都知道抗日历史,相信99%学生也会答弊多于利”。他又强调,评分准则重视正反两面,“资料给你正面,你就要想想反面,所有考生都知道要答反面才会高分”。

官媒:引导学生做汉奸

这道行内人认为是平平无奇的题目,却引起亲北京阵营极大反应。周四(14日)中午考试结束后,中联办旗下报章《大公报》及《文汇报》就引述立场亲建制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联会)副主席穆家骏指,题目带有极强倾向性,“若让学生作答同意观点,是引导学生做汉奸”。

教联会其后发表声明指,怀疑考评局评核发展部经理(历史科)杨颖宇的政治立场影响到试题的设置。《文汇报》报导指,曾有读者爆料称杨颖宇在Facebook个人帐户多次发表扭曲历史言论,指“没有日本侵华,哪有新中国?”,将“港独”分子黄台仰类比为孙中山。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当晚亦以《香港今日“高考”题“引导学生做汉奸”?!》为题发文批评杨颖宇的个人言论“仇中”丶违背《基本法》,并斥有关试题“立场歪曲丶倾向性极强”。

外交部:教育不可成为“无掩鸡笼”

到了晚上,中国外交部驻香港公署更在Facebook专页发帖,引述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早前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教育不可以成为“无掩鸡笼”(广东话谚语,无掩鸡笼自出自入,意指没人管)。

香港考评局周五(15日)凌晨发声明回应事件,指十分重视外界意见,将严肃跟进处理,但强调历史科考试刚完成,仍未开始阅卷程序,目前不宜就试题作出评论,恐影响閲卷的公平公正,有损考生利益。

毛泽东曾感谢日军侵华?

事件意外地引出历史讨论,有指中国外交部编纂的《毛泽东外交文选》中,毛泽东曾至少3次感谢日军侵华,1961年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时曾指“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剧了…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他又曾称,中共趁日军侵华时建立多个根据地,为“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

北京:香港教育要“去殖民化”

香港学生一直被指缺乏国家认同感,2012年时任特首梁振英曾力推“国民教育”,但民意强烈反弹,引发由黄之锋等中学生率领的“反国教运动”,有关课程最终搁置。

2014年占中后,建制阵营多次指社会动乱元凶是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以及加入旨在培养批判思维的通识教育,鼓动了学生参与公民抗命。中国官媒也多次指香港教育要“去殖民化”,曾多次传出中国历史科要大幅“加厚”中共史及49年后新中国发展历程,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为止,刚好避过触碰1989年六四事件的敏感话题。

2019年反送中运动中出现大量年轻面孔,香港独立的呼声也比以往高涨,整顿教育被指再次成为官方的议程。…

Continue reading